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
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|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博客 > 博客|综合 > 正文

行者微评论178-反思录-封了个寂寞

作者:行者 发布时间:2024-04-01 19:18 分类:博客|综合 浏览:635 评论:2



汉朝上朝时,官员们与皇帝都坐着,三公还号称“三独坐”,享受与皇帝相当的单独座位。宋朝时,心机满满的赵官家取消了大臣们的座位,自己坐着别人站着,算是尝试了一把唯我独尊的感觉,虽然在某种程度上,有点儿像精神胜利法。明朝初年,朱重八发明了廷杖,把皇权的肆意扩张到极致,以至于许多官员每天上朝前,都会惨兮兮地与家人告别,等到下班后平安回家,又兴高采烈地庆祝多活了一天。不过这种高压ZHENG策也有失效的时候,到了明朝中后期,开始有沽名钓誉的官员,上杆子争抢老朱家的廷杖,觉得被胖揍一顿,便能成就自己“诤臣”的美名。嘉靖皇帝最热衷于廷杖,“大礼议”期间打了一百多人,这些官员都心满意足的登上某些史书中的显要位置,而嘉靖劣迹斑斑的形象也渐渐坐实了。

廷杖及其实施的锦衣卫,都在正常的GUO家治理体系之外,对于皇帝来说很好用,并且可以随心所欲地用,但对于普天下来说,毫无疑问是对公开原则和FA治秩序的严重损害了。廷杖的最恶劣影响,莫过于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,让人无法通过努力做事和遵守规则来把握未来,对某个皇帝无限忠诚其实也不行,因为皇帝本身会喜怒无常,年轻时雄才大略,老了以后也可能变得昏聩,听信一两句谗言,便断送了一个人乃至一群人的前途或生命。

YI情持续至2022年的时候,长达三年的封控,一点点磨灭了越来越多最初的热情,日益增长的群体性烦躁也使得服从不再能够被无限期推行下去。“大白”曾经是一个被尊敬的岗位,后来在某些地方,其名声也不那么好了。于是,某些领导开始用摊派的老方法,试图把“志愿者”活动进行到底。当然,如果按照某些“志愿活动”的惯例,一天给三百元的“补助”,并确保及时发放,足额发放,在某些地方和某些行业陷入低迷的“新常态”下,不排除可以招揽到重赏之下的“勇夫”。但某些领导总是很自信,觉得屁民们向来顺从,并且畏惧权力,只要自己作出凶神恶煞的样子,没事就发发火,便能完美地掌控住整个局面。某区域不幸“中奖”,封控了几个小区后,从相关单位抽调的“被志愿”者按时到位,虽然有不少面露疲态,满脸倒霉样儿,但换班都还正常,因为全程穿着防护服,情绪也还稳定,基本能正常履职。

可惜,某些领导对此仍不太满意,觉得必须“撸起袖子加油干”,即便干不出多么惊天动地的成绩,也要在精神上表现出非常亢奋的状态,有困难要上,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,非要整出几个“亮点”不可。为了某些领导的“政绩”,后来不得不采取了层层加码的老方法,不知道哪位领导一抽风,下令说通知到所有摊派了“志愿者”的单位,向广大待宰的羔羊们“说清楚”,如果“站岗”的小区发生了YI情,那也要跟着小区里的屁民们一起被送到指定地点“隔离”一段时间,并不能以自己全副武装,防护到位为理由而免于被“管控”。其实某些“志愿者”内心深处的动机也不是很纯,没有什么崇高理想,主要是为了享受“管人”的感觉,就像路上天天站着的文明交通“劝导员”,虽然在法律上没地位没权力,却总是吆五喝六,看到有电动自行车靠近,便会举起小红旗,展示红袖章,派头十足,绝对有副处以上领导的“威严”。话再说回来,让某些“志愿者”有机会满足自己的权力欲,同时不用负起多少责任,那还可以,但如果搞着搞着就把自己给弄进去了,很明显就得不偿失,不能被痛快接受了。可以这么说,单就这一条某些领导说起来轻飘飘的通知,就足以吓退许多动机不太纯的许多人。另外,此言还会气走不少愿意真正做一些事的人,毕竟还有一大家子需要照顾,非常时期压力更大,自己“进去了”绝不是休闲,而是会每天都如坐针毡,担忧不止。

不过,没多长时间,大规模的“封小区”寿终正寝,而且没有再换个马甲重新登场。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三年的某些事情,有人提问道:封了个什么?有人回答道:封了个寂寞~~~



标签:


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  • wu先生

    wu先生  评论于 2024-04-04 15:04:16  回复

    一直很魔幻。

    • 行者

      行者  评论于 2024-04-11 22:58:42  回复

      越来越魔幻~~~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  • 请填写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