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正在改版和升级中
始建于2001年12月21日 | 非著名历史学爱好者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博客 > 博客|国际关系 > 正文

行者微评论182-老毛子,你真彪啊,我们都不欢迎你进来

作者:行者 发布时间:2024-05-16 07:20 分类:博客|国际关系 浏览:439 评论:2



以前,不少人总以为老毛子“地大物博”,完全躺平之后,也能靠卖矿产、卖石油,维持不错的生活。这两年的事实表明,恐惧的欧洲诸国抱团在一起,禁了老毛子的出口,再加上美帝动动手指,关了老毛子的国际结算权限,老毛子的赚钱之路差不多就被彻底堵死了。这些“新常态”刚刚出现的时候,老毛子还叫嚣过一段时间要冻死欧洲人,结果欧洲在上一个冬季找到了取暖的替代方案——中东产油国的主动增产,都没等买家们提要求,狗大户们已经砸重金扩建了油田,还新造了多艘巨型油轮,市场经济下,服务提升可真迅速、真到位。

过去,还有不少人总以为老毛子农产品很多,吃穿不愁,另外有多余的出口,就像西伯利亚莽莽林海的木材一样。现在发现,老毛子的传统粮仓其实在乌克兰,那里才是阳光下的黑土地,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附近,一年中相当一部分时间为冰天雪地。而乌克兰已经和老毛子彻底翻脸。普大帝不搞入侵邻国这出,可能也不行,1932-1933年的时候,为了让莫斯科附近的忠顺子民们吃饱饭,钢铁慈父“忍痛”制造了乌克兰大饥荒,用“相对有限”区域的产粮区民众的牺牲,换取了更广阔区域坐等吃粮人的“可持续发展”。正如我天朝网上常说的,某些领导喊出“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”这句话的时候,不要立即以为自己是领导心中可以一起的“我们”,有时候会是那个“代价”呢~~~

老毛子为了解决自己的吃穿问题,还曾经摆弄过东边的哈萨克,但也是不考虑后果,尤其不考虑别人所承受的后果,结果可以作为“宏大叙事”的运河修了,更多粮食和棉花也成功运抵莫斯科,但中亚的咸海硬生生地干了,然后快没了。据说中亚曾经是苏联粮食、棉花、畜牧业的重要产地,小麦产量占全苏的20%,水稻产量占全苏的40%(这两个数据为1980年),棉花产量占全苏的92.9%,牧场面积占全苏的75%(这两个数据为1978年)。不管是钢铁慈父,还是后来的玉米晓夫和勋宗,对此都十分满意,不过中亚本地的非俄族常住居民,一直都耿耿于怀,咬牙切齿。

老毛子前段时间为普大帝打出的竞选广告,其中有一句口号便是“俄罗斯的领土没有边界”,它们自己觉得很HIGH,至少在“精神胜利法”方面获得了充分满足,只是从北欧、中欧、东南欧,到西亚、中亚,应该也包括东北亚吧,又要开始瑟瑟发抖了,不知道下一步会出什么新的幺蛾子。虽然老毛子是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,嘴上说10分,实际做4分,最终做成不到1分,但动不动就大喊大叫,着实让人觉得很恶心,就跟赶不走的苍蝇一样。

在乌苏里江东边,曾经有一个属于我天朝的名城,叫做“海参崴”。后来被老毛子给占领了,改名为“符拉迪奥斯托克”,这是音译了,如果是意译,那就是“征服东方”。啧啧,按老毛子如此自信的命名,我天朝的脸被打得啪啪响,严重有碍国际观瞻了。1945年,我天朝取得了近代以来的第一次对外战争全面胜利,跻身五大国行列,但钢铁慈父仍坚持把外蒙古分裂出去,目的也也很简单,就为了彻底断绝我天朝在未来复兴和挑战其独霸地位的可能性。德国皇帝提出“黄祸论”,属于相对被动的防御,更多停留在打嘴仗,放嘴炮的水平,沙皇则是直接制定了详细的“黄俄罗斯”计划,要在我天朝的北方半壁换种了。

对于这两年老毛子在乌克兰的拉胯表现,我天朝的鹅爹孝子贤孙难以接受,前段时间,某些孝子贤孙们还紧跟鹅爹的节奏,庆祝“达曼斯基岛”保卫战55周年,高(弹)呼(幕)“向苏军致敬”“向英雄致敬”“达瓦里氏”么?某些人估计不知道,我天朝称这个地方为“珍宝岛”,还有一辆鹅爹溃逃时未能带走的坦克,至今仍陈列在帝都市中心的某博物馆。

酱真,如果老毛子侥幸得手,那将会是人类文明的灾难。不仅整个人类社会将被拖累,被拖着倒退,偶尔幸存下来的有识之士,也会被边缘化,被迫害,甚至面临沙皇流放十二月党人一样的结局。到时候,想过上金家老三治下的北棒子国那样食不果腹的生活,都不可得也。老毛子在乌克兰的屡屡惨败和深陷泥潭,在客观上给我天朝近几年日益狂热的战争思潮欲浇了一盆冷水,让某些人头脑能暂时清醒一下。需要清醒地认识到,战争从来都不会带来GDP和民众福祉,通过领土扩张来获得额外收益也并不容易,反倒可能让自己被一步步拖垮,被一点点放血,最终彻底失去活着的机会。

1944年,美国特使赫尔利访问延安的时候,伟大领袖就主动提出过访美的想法。1949年,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时候,苏联大使跟着常凯申“转进”广州,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却留在南京,试图寻求接触和谈判的机会。后来,老毛子曾经在自封社会主义阵营统帅的时候,假惺惺地把我天朝封作副帅,但朝鲜战争爆发后,很快就把我天朝给推了上去充当挡箭牌,自己躲在背后,实在不是号称身处同一战壕的“战友”所能作出来的。我天朝的历史、文化和传统,也决定了不可能与美帝开展直接的、高烈度的对抗,最起码在未来不短的时间里,美帝将继续维持海权型的霸主地位,而我天朝会继续保持大陆型国家的特点,有限度地却稳稳地扩张商业版图,有节制地展示军事影响力,与美帝“错峰”竞争,而不能像老毛子那样傻乎乎地、赤裸裸地搞上世纪模式的军事对抗。这个原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天朝与美帝建交的重要基础,也是至今和未来可以继续合作的重要基础,换句话说,我天朝与美帝之间并不存在无解的冲突。至于老毛子,反倒可能把我天朝拉下水,甚至想让我们陪葬。

局势发展到今天,我天朝真的需要认真考虑与老毛子做适当切割,甚至参与将其进一步肢解的问题,这无关对某些国家的迎合,而是基于近一个多世纪以来我天朝的许多惨痛经历,是我天朝实现复兴的客观需要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老毛子在我天朝的北方边境陈兵百万,叫嚣着要让我们见识见识东欧夜夜恐惧的钢铁洪流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天朝有机会收复十九世纪以来失去的四百万平方公里疆土,但未能成功,至今仍是一个遗憾。至少从稳定后方的角度来看,更加衰弱,再也无力威胁到我天朝的老毛子,才可能对我们失去野心,才有机会成为我们可以相信的“朋友”,而只有在这种“新常态”下,才有条件清除长期以来我天朝形形色色的“黄俄”意识,树立起自信心。

其实可以考虑趁普大帝来访的机会,劝其想开点,就坡下驴,借巴黎奥运会提倡“奥林匹克神圣休战”,把这场根本不可能有结果的战争给结束掉。否则,后面不光会失去它和那些奴才们的荣华富贵和生命,也会让老毛子整个民族面临被进一步解体,使其永世不可翻身的结局。最近几年,从公开的图片与视频中能明显看出,普大帝真的老了,比之前老多了,该回家歇歇了,而不是天天担心“总是有刁民要害朕”。现在就收手,也许手里还有些资源,能和西方谈条件,比如将来免于追究之类的,但如果是真的把老毛子整体给拖垮了,或是下面有人发动了ZHENG变/BING变,那普大帝恐怕就要沦为砧板上的鱼肉,甚至被主动交到海牙,作为老毛子转向西方的投名状。

有网友讽刺老毛子说:“从二人转到单口相声,样样精通。”我天朝官方也常奉劝有关方面不要“一意孤行”。虽然我天朝向来尊重各国人民选择自己体制和发展道路的权力,但还是希望某些人不要拖累别国,不要把自己的血溅到了别人身上。

某儿歌中有一句“猪小弟,你真脏啊,我们都不欢迎你进来!”套用这个模式,也造个句:“老毛子,你真彪啊,我们都不欢迎你进来!”据说今天是个“大日子”,即便不一定是个“好日子”。最后喊一嗓子:韭菜们,都出来接客了!

老毛子

老毛子

下图为PS的《时代周刊》封面“历史的回归”

老毛子


本文动笔于2024-01-23 12:20:20



标签:


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  • 二十三

    二十三  评论于 2024-05-16 14:12:21  回复

    老毛子不能倒

    • 行者

      行者  评论于 2024-05-16 18:56:09  回复

      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冤魂们不这么认为~~~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  • 请填写验证码